首页 新闻 八个恐怖诡异的案件,暗夜下的恶意汹涌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

企业新闻

八个恐怖诡异的案件,暗夜下的恶意汹涌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

日期:2022年07月17日

       1.“你知道‘龟汤’吗?” “什么, 一种汤?” 他揶揄手里的烟头, 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一个士兵去饭店吃饭, 点了甲鱼汤, 吃完就自杀了, 为什么?” “为什么, 我怎么知道。” 我盯着那微微发光的红色烟头, 他眯了眯眼。 眯着眼睛, 拿起桌上的饰品玩起来。 “我说……” “你说他是怎么自杀的?拿着这个……” 他开玩笑地把这重饰扔了几下, 然后猛地朝我砸来。 “你是不是撞到自己的头了?” 我吓了一跳, 厌恶地看着他。 “看你的勇气。” 对面传来一声冷笑。 “我不喜欢开玩笑。” “别这么死板……” 他坐直了身子。 “告诉我这件事并玩游戏。” 我不想理睬那个疯子, 直到他笑得像个恶魔。 “我有你想知道的事情, 不是吗?” 我呼了口气, 试图握紧我已经颤抖的手。 这个角度, 带着沉重的黄铜饰物, 锋利的顶角可以割断他的喉咙, 鲜血伴随着嘶嘶声, 破烂的筋脉垂下。 但那个时候, 他只能像一条吃蜜蜂的狗一样, 吐着舌头, 流着口水, 喃喃着一些断句。 吃人肉, 笨蛋。 我在想什么? 我猛地一颤。 “因为鳖汤太难吃, 太难吃了, 我想自杀。” 我带着扭曲的笑容僵硬地说。 不能被那个人控制, 至少现在不能。 “哦, 天哪, 告诉我这是个笑话……对不起, 我忘记了‘你’不能讲笑话……你不像他那么有趣。” 他抱怨道。 “当然难吃, ”突然间好像是我的声音说道。 “因为那鳖汤不是鳖肉, 而是人肉。” “那挺好的!” 他吹口哨。 “就像什么, 这是你……可惜……” “什么……她在哪里?” 我回过神来, 熟悉的恐惧夹杂着愤怒涌出。 “喂, 别这样看我,

你猜对了。” 对方认真地点了点头。 “继续猜, 你能想到的。” 他想了想, 似是恍然大悟, 戏谑地盯着我。 “啊, 难怪‘他’猜对了。毕竟那是一次难忘的亲身经历……那是一场盛宴。” “你说什么?” 我站了起来。 “哦, 我不知道。” 该死的野兽。 我转身上楼, 跑或逃, 又把自己撞进了熟悉的房间, 又硬又可恨。 我的孩子, 她在哪里, 她在哪里, 你在哪里? 2. 大约七年前, 在M国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案件——或者更确切地说, 是几起案件。在一个普通的秋天下午, 一名普通的仓库管理员被发现死在了他工作的冷藏库中。 如果是因为心脏病或高血压, 这个案子当然就没有那么有趣了, 甚至平庸;称为“不人道的动物行为”(这个描述来自当地市长的愤慨言论)。 由于本案的特殊性, 记者们变成了一群疯狗, 整天聚集在黄色警戒线外, 贪婪地抽动着鼻子, 渴望闻到尚未散去的尸体恶臭。 如果你好奇, 我当然可以告诉你凶手是如何进行“野兽行为”的:死者上半身挂在冷藏室的风扇上, 下半身完全冻在一大块冰块里。 冰。
        一根钢钉从脚底2/3的位置钉上, 腿骨紧紧地贴合在一起——嗯, 看来小腿骨和膝盖都磨了不少。 为了保持绝对的笔直和紧绷, 双腿之间的皮肤甚至被铁丝包裹着。 缝合。 然后, 凶手用钓鱼线将死者的头部固定, 并用扇子的扇叶将死者的头部绑紧; 为了不让头皮先被扯掉, 凶手小心翼翼的将死者的头皮组织剥了下来——而且还很艺术地剪了下来, 贴在冰冻下肢的冰块上。 有大量证据表明, 这个可怜的混蛋在风扇踢进来之前就被迫醒了,

比如眼睑被割断, 还有一些摩擦和挣扎的痕迹。 哦, 看着真的很不舒服——我忘了​​说吗? 死者的手臂也处理得很漂亮。 先是左右手的手指被切断交换, 然后前臂被切断交换, 然后是整个手臂……最值得注意的是, 死者的生殖系统是最有趣的处理方式: 杀手将其身体阉割并冷冻, 然后将其刺入死者的腹部并缝合。 据说法医把它拔出来的时候, 这个该死的小家伙还站着。 看来凶手痴迷于反对称, 不是吗? 呈现给人们的最终作品是这样的:头高高悬着, 随着扇子旋转(想想当血液没有完全凝固的时候, 随着扇子旋转的弧线喷射, 就像你在花园里舒舒服服的一样。 浇花), 睁着一双眼睛, 双腿像筷子一样直立, 像一棵血淋淋的树, 种植它的园丁使用了一些反对称的种植方法——我敢说第一个找到死者的可怜的人一定是 疯了, 她疯了, 这个可怜的女人, 死者的遗孀……我的天, 我无法想象前几天躺在她身边的人, 现在扭曲的地面“站立”在那池水里 血什么的——更不用说当时看起来不像“人”了。 这个神秘的凶手没有留下任何血迹、脚印、头发、指纹等详细证据, 甚至没有挡住溅起的血迹, 就像一个透明的人漂浮在空中,

完成了一系列复杂的操作。 在我看来, 他做得非常好。 哦……你误会了? 拜托, 我不是他, 我是别人, 一个旁观者, 一个陌生人, 这不是我的风格。 这场大屠杀让警察和政府的形象在民众心中一落千丈, 虚假的细节几乎将凶手描绘成准备祭祀的恶魔, 甚至是邪教的大祭司……相信 萨克拉门托。丹的少年们非常兴奋, 他们不断地试图在半夜闯入谋杀现场画一个五角星——但他们很快就筋疲力尽了, 因为接下来的一系列更残酷——更有创意和有趣的案件接连发生。 . 总共有八个, 血腥的, 闪亮的, 令人着迷的创意小玩意。 而警察已经沦落为只是在打转, 就像一只追逐自己尾巴的可怜小狗……哼, 一堆臭鱼和烂虾, 仅此而已。 啊, 朋友们, 是时候结束那些“黄金时代”了。 3. M国某城市派出所内。 “嘿, 约翰, 欢迎回来!” 手里拿着巧克力甜甜圈靠在桌子上的胖子激动的说道。
        “听说你最近病了?刚出院就来上班了, 痊愈了吗?” “没关系, 听说最近出了个案子, 迫不及待的过来看看。” 我放下手提包, 收回我的隔间。 之间。 “不愧是警犬……听说你失忆了, 还记得我是谁吗?哈哈!” 他好奇地观察着我的表情, 他那肥胖的身子在紧身的制服下颤抖着, 露出脑袋和脑袋的样子极其猥琐。 这样的人是如何潜入市中心派出所的? 还是特战队……谁知道呢, 说不定他的导演爸爸做了不少工作呢。 我看着他躲开肚子上的面包屑, 忍不住撅了撅嘴。 “加里, 别开玩笑了。跟我说说最近的这个案子吧。” 他惊讶的眨了眨眼, 有些警惕。 “冰柜里的冻尸案?不是你的事, 是老德的案子。我爸……啊不, 主任特意强调要我看管你, 说你刚出院, “再说了, ”他扫了眼四周, 俯身低声说道, “你忘了你之前捅了多大的篮子吗? 如果我没有为你代祷, 你会以为你会回来的。”我厌恶地从他身边移开, 他不以为然地直起身子, 摇了摇头。“案件……永远不会停止,

”他 嘟囔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
        真是个傻瓜。” “乔希的甜甜圈, 六种口味, 三盒。” “四盒!” 他站直了, 脸红了。 “我这么容易贿赂吗?” “两盒。” 我也坐直了, 盯着他明亮的小眼睛, “三盒就是三盒……这是文件的价格。”他气馁地哼了一声, “我也想要照片。” “外加一个羊角面包!” “成交。” 他 “材料都准备好了, ”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冲我使了个眼色, “检查和评估对你来说是一种奖励——考虑到乔希家至少要排队一个小时。” , 这个胖子!这个时候别忘了把我放在一起。揉着文件夹, 一种熟悉的兴奋和兴奋感瞬间充斥着我的脑海, 我紧张得差点发抖, 连忙朝他招手。他聪明地动了动肥臀 离开, 悠闲地走进储藏室。文件很薄, 但我不禁皱起了眉头——快速扫了一眼, 除了对状态的广泛描述 尸体的的描述和分析, 说白了, 真的什么都没有了——血、脚印、头发、指纹, 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 这怎么可能? 再好, 也不会这么干净,

除非有人帮凶手“擦屁股”——当然, 现在想这个还为时过早。 我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一打开现场影像记录的塑料封条, 里面的照片就散落一地。 简直……太可怕了。 一时间找不到任何词语来形容, 这绝对是我见过的最血腥、最“干净”的场景。 形象对人的影响远大于文字, 做这种事的人……简直就是禽兽所为。 即使是野兽也不太喜欢和猎物玩耍。 请享用? 我怎么会这么想! 我迅速低头看了看现场的一些照片, 顿时一阵剧痛袭来。 繁荣! “喂, 你没事吧?” 加里听到声音冲过来, 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 “是时候好好休息了……” “没什么, 可能有点低血糖。” 我支支吾吾, 捂着头, 眼前的血色渐渐消散。 “继续你的工作。” 我重新坐下, 紧紧攥着那摞照片, 第一次觉得这个世界如此荒谬。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我拿出那张照片仔细看了看, 那个熟悉的娃娃……是她的……是她的! 她消失的时候被她带走了! 我几乎无法控制强烈的情绪记忆的洪流, 就像一股痛苦的洪流一样涌入我的脑海。 这么久, 这么久——三年, 一千多个日日夜夜, 我一直记得她笑着的嘴角, 红扑扑的脸, 甜甜的叫我“爸爸”……可是, 怎么会呢? 她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凶杀现场? 我连想都不敢想, 赶紧又摸了摸照片, 把它抱在了怀里。 我再次打开那叠纸, 把每一行都刻在我的眼睛里——我必须找到, 我必须找到。 必须找到真相。 我敲了敲加里的桌子。 “我记得之前P市发生过一宗案件, 死者死于药物中毒, 他也是现场嫌疑人证据很少的人。” “哼, 你问对人了!我一直在关注这个案子。” 呵呵, 微微得意的抬起下巴。 我不忍打击他的自尊心,

即使我不在派出所, 我也知道他们会把最棘手的、牢不可破的案子交给他。 “几个月?” 我怜悯地看着他。 他突然像泄了气的球一样喃喃自语。 “三……三个月。” 可怜的小胖子。 “这还不是案子?证据不足以证明是谋杀, 不是吗?当时还不是自杀案……” 他突然红着脸打断了我。 “我没有让他们结案。” 我盯着他, 他突然垂下眼帘。 “不管你信不信, 我总觉得这案子有问题, 不可能是自杀。” 他倒吸一口凉气, 一副失落可怜的样子。 “我知道我很平庸……但我不想让这起可疑的案子消失……如果, 如果是谋杀, 不要阻止那个嫌疑人, 你不能让他肆无忌惮地犯罪。 这不就是我们所做的吗? “看, 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他, ‘残疾’智健, 像英雄一样——我毫不怀疑他自己坚持选择这里。反正他不像他的老混蛋爸爸失去了良心。他突然抬起头, 眼神严肃的看着我, “既然你问了, 你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吗? 这个案子有问题吧? “我还不确定……”我犹豫着说, 有点难以忍受。 “我还知道的不多, 提前说, 我会调查的, 但如果真相和你想的不一样, 你要相信我, 放手。” “我相信你。他几乎没有犹豫。 “带我去吧, 至少我查了三个月。”“心里对的。”那你得借助‘导演之父’的力量帮我们打开后门。”我戏谑地看着他 . “好孩子!” 你玩我! 他立刻反应过来, 笑着打了我一拳。 “我以为你没有带我一起去, 我吓了一跳。
       ” “那也不一定……”我想了想, 他背着臀部斜睨着我。 “走吧, 我们先去证据部。” “我回头看着他收拾文件, 却忍不住想了一遍又一遍的照片, 如果这一次找到……会是她吗?会不会是……我的孩子? "

相关新闻

  • 2022-08-20 11:08:02

    多才多艺!马云长衫白褂献唱京剧:《空城计》震全场

    1月10日晚,由中国企业家具乐部主办的“工商春晚:2019道农联谊会”举行。中国企业家具乐部理事马云、柳传志、曹国伟、李东生、刘永浩等人大显身手,大显身手。.作为话剧爱好者,马云今年还上演了话剧节目,身穿长衫白大褂演唱《空城攻略》。京剧《空城计划》又名《福琴行》,是京剧传统经典剧目,改编自《三国演义......

  • 2022-08-26 21:57:26

    异梦录——异度空间纷繁梦境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

    从我记事起,梦想每天都在追随。逐渐感受自己,同时生活在不同的维度。离奇的梦境比电影还要精彩。记录令人印象深刻的梦想。...

  • 2022-07-26 11:30:31

    男征女友诚!

    男31岁净身高:165cm净重:55kg学历:211985工科研究生居住地:上海外貌:平凡普通,穿衣得体后很时尚呈上升趋势,平均月收入在20K左右;爱干净整洁,不吸烟,适度饮酒,无不良嗜好。座右铭:生活应该是幸福的最爱星座女友:22-32岁及以上外貌:普通普通白皙学历大专以上胸围:B、C、Dcup(......

联系我们